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旅游汉中 > 汉中游记

漫说年味儿

发布时间:2019-02-04 15:00:00    信息来源:

  当中国的老百姓、每年开始用农历屈指计算时光的时候,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,便成了所有人的一种牵挂。灯笼下的中国,鞭炮里的中国,舌尖上的中国,共同营造出了一种难以割舍的中国新年。

 

  我生活的汉中,是劳动力输出的大市。走近年关下的汉中火车站,满眼是拖着“拉杆箱”、背着双肩包,踏着春运的节奏,乘着高铁回家团圆的人流。

  当所有的人们,在兴奋与疲惫中渡过了大年初一初二与初三,当精美的年夜饭早已消化殆尽,当除夕之夜五光十色的焰火早已烟消云散,当拜年的一切礼仪大都陆续走完……朋友、同学再次相逢相叙,却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:如今的年味儿是有点淡了……

  照理说,年味儿的浓淡与物质的丰腴有着必然的联系。贫穷到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的地步,年味儿怕也就只剩下“涩涩的酸楚”。但奇怪的是,无论从物质、科技、文化、沟通的角度考量,如今的时代都是过去任何一个时代无法相提并论的。为什么年味儿变淡却成了人们共同的感受?

  小时候,物质很贫乏,街道很狭窄,灯光很暗淡,娱乐很简单。但,人们对过年的期盼程度为什么远胜今天?为什么会认为年味儿更浓?

  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就是:在物质贫乏时代,平常的曰子与过年的曰子,生活的落差非常明显,漂亮的新衣要过年穿,丰盛的食物要过年吃。但,如今的生活水平,平常与过年已经沒有了明显的差异,吃与穿已经不再是衡量年味儿浓淡的重要标准。

  《白毛女》的故事里,年三十儿的二尺红头绳,让喜儿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浓浓年味儿。“二尺红头绳”实在是微不足道的,但与平曰里的缺失相比,它完全可以支撑起一片幸福的天空。

  生活落差小了,必然会淡化过年的庄严与神圣。如果说年味儿真的淡了,皆因过年的仪式被淡化了:庄严与神圣的东西缺少了,敬重与感恩的东西弱化了,过年忙碌的操作里所蕴含的成就感、幸福感淡化了……

  生活落差变小了,人们似乎不在刻意追求过年所拥有的仪式感。

  记得有位作家对仪式感有着直白的解读:“让某一天变得与其他日子不同,让某一刻变得与其他一刻不同。”

  国庆要升国旗,就职要宣誓,集会要唱国歌,就是在强调这种仪式感的特殊意义。就像人们给寿星祝寿时要呈上一碗长寿面,尽管它与我们吃的面沒有什么两样,但在这一刻,它已不再是一碗普通的面,仪式本身也已赋予了它在这一刻的特殊意义。

  过年的仪式、难道不也是这样的道理吗?

  生活落差变小了,人们在过年的时候也不再追求完美的过程。

  年夜饭是过年的一个重要过程,可如今的年夜饭大多搬进了酒店。一个独立的三口之家,难以支撑起年夜饭所需要氛围,也更难体验团年的意义,于是,被现代社会分割的各个小家庭,在除夕之夜因过年而重新大聚合。这样的聚合,气氛有之,欢乐有之,亲情有之,质量有之,唯一缺乏的便是年夜饭的准备与制作过程。其实,浓浓的年味儿往往体现在其准备、制作、参与、享乐、回味,这一完整的过程之中,过年的幸福感也往往融入在长辈们不停地操劳之中。没有完美过程的过年,年味儿自然也会相应缩减,缺乏饱含幸福感的操作,这年味儿必然也觉寡淡。

  社会的飞速发展,物质的极大丰富,让今天的儿童早已感受不到穿新衣、年夜饭带来的兴奋与喜悦;而仪式的精简,让春节变成了只是日历上早巳划定的某一天……

  旧有的许多年俗,不可逆转地被删除、被淘汰、被遗忘,而新的年俗又尚未发育成熟,甚至先天性“贫血”,更无能为力担当升级、更新的角色,于是文化传承出现了断裂、掉线……足够的文化宽带里流淌着过小的文化流量。

  再看看拜年:在手机上下载或转发一条祝福、拜年的链接,只需手指在朋友圈里轻轻一点,整个社交范围,不管是天涯海角,是近在咫尺,分分钟便可完成整个拜年的过程;一旦让拜年这种仪式、也搭上这种快餐式的高速列车,仪式感已经荡然无存,年味儿自然也就变淡了许多。

  年味儿其实就是过年期间,你亲身经历的每一次重逢,是你赠予与接收到的每一份压岁钱里所蕴含的希冀与感动,是你每一杯祝福的美酒所积攒的全部亲情与友情。

  曾经不停地给我们提醒年味儿的、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已经消失在历史的天空,曾经为我们搅拌年味儿的那一双双先辈的手,已定格成永久的记忆。我不知道,我是否还有勇气与激情,去敲响那新年的钟声,让那悠扬的声波唤回你记忆中浓浓的年味儿?

  年味虽然淡了,但生活却更加浓烈。

  愿生活的仪式感隆重起来,愿我们的年味儿浓起来。(纪明)

 

 

相关新闻

汉中市人民政府主办 汉中市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
市政府网站运维电话:0916-2626452 2626450 2626492 陕ICP备14003207号-2 网站标识码:6107000003
建议使用1024*768屏幕分辨率 IE8.0以上浏览器访问,获得更好体验

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045号

汉中网安:61230001